書香魅影

《人類大歷史》書評 – 人類一直追求的是什麼?

人類大歷史.

《人類大歷史》書評 – 人類一直追求的是什麼?

 

Sapiens
Sapiens Cover

人類大歷史.二十萬年前,智人 (homo sapiens) 開始在東非演化,隨後經過認知革命,踏足地球上各大洲,並消滅了其他人種,成為地球上唯一存活的人種。作者深入淺出講解人類從遠古到現今的變化,從長長的書目中抽取了大量可靠例子及論據,嘗試為讀者呈現「真實」的歷史,書中的內容不在此贅述了。

看畢整本書後有很深的感受。讀到農業革命和科學革命時,腦海一直圍繞着一個問題:究竟人類是為什麼而活?農民花大量時間耕田、現代人也像奴隸般花大量時間在辦公室工作,生活卻不及以狩獵採集的祖先般健康和幸福,社交生活也沒那麼好。當人類努力求變,整體生活質素卻下降了。為什麼現代人還要營營役役花十多年換個學位,再從事一份長期被老闆壓榨的工作?

或許你會以為,你的工作是在貢獻社會。事實上,我們全部人都活在一個「虛構」的世界。所謂「金錢」、「社會」、「法律」、「平等」等等的概念,全部都是抽象的。我們從小就無間地被灌輸我們的生活是不能脫離這些概念的,於是我們所有人又窮一生的精力去支持這個虛構的世界。但這個虛構的世界真的有為我們帶來更美好的生活嗎?的而且確,因着法律和教育,人死於暴力事件的比率較遠古低了不少,我們走在街上不需提心吊膽,恐防有人或動物襲擊自己;跟古巴比倫的《漢摩拉比法典》比較,女性的地位也高了不少。然而,虛構社會也帶來不少問題,比如在被階級觀念籠罩的社會中,低等級的人恆常被高等級的人剝削;然而,社會卻不能沒有低等級的人支持它的運作。於是,教育就起了篩選和洗腦的作用,教人從小就要服從權威,也用分數斷定了學生將來是剝削他人或是被剝削的一群。若果現代社會突然拋棄所有虛構的概念,我們像祖先般當 hunter-gathers ,剝削和恐怖主義大概也不存在了。也許這就是 John Lennon 在《Imagine》想要表達的意景吧,現代社會的紛爭屢屢都是因國家和宗教而起,而兩者都是虛構的概念。沒有這些概念,人就不能活嗎?其實人要生存,只需要氧氣、食物和水而已。

讀到這裏,心中有如晴天霹靂。一直以來的努力,對社會作出的貢獻,難道是沒有意義的嗎?若然教育家、律師、政治家支持的社會沒有讓個人更幸福,人究竟是為什麼而活?幸而,書末的《從此過著快樂的日子》能讓我釋懷。人的一生總是追求快樂,但「快樂」又是什麼?從科學家的角度來看,快樂只是取決於血清素濃度。而血清素的生化機制就像空調系統,帶來痛苦或快樂的外在刺激,在一段時間過後便會失效,讓人的快感回復到本來的程度。換句話說,要有長期的快樂,就必須要有長期的外在刺激。這或許就是《新X期》吸引大量讀者的原因吧,不斷提供美食照、旅行照來刺激讀者的血清素分泌,令讀者樂在其中。

然而,生物機制不是唯一能定義「快樂」的觀點。與快樂相對的是「痛苦」,我們能如何拋棄痛苦呢?與生物學的結論相反,從佛教的角度來看,要擁有真正的快樂,就要放棄追求外部刺激。不斷追求外在的刺激來延續快感,反倒是痛苦的根源。想要得到平靜,就不要執着內心的主觀感受,也應當 block 掉《新X期》之類的網站了。

個人的幸福不是由外在刺激帶來的快感引起的,人際關係和歸屬感比金錢和物質更關鍵。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生活的「意義」。舉個例子,一名教師可能會在教學的過程中承受許多壓力,例如要處理學生的問題,也要達到校方及家長的要求。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,這過程不會刺激血清素的分泌,不會帶來快感。但這位教師或許仍會認為自己是幸福的:儘管教育下一代要背上不少壓力,只要他能向學生灌輸品德和知識,那麼痛苦也是值得的。

總括而言,從外在的環境來看,現代人的生活質素或許比hunter-gathers 好不了多少,甚至更差。我們個人無力改變這共同虛構的世界,但仍可追求個人的幸福。要做到這一點,就要抵受尋求快感的誘惑,以及追尋生命的意義。

Mrpolarbearicon白熊想什麼:

白熊家中也有一本《人類大歷史》SAPIEN,當絲莉說要寫書評的時候,我就開始在寫自己要打什麼了。 

絲莉的感受中大概提到三個很重要的命題:一、關於社會的共同目的(common goal)。二、關於快樂的本質。三、如何得到幸福。這三個大題目的答案,影響了每個人對自己,以至所在的整個社會的看法。

與社會所建立的共同目標不一致,卻又不能擺脫社會的規條與局限的情況十分普遍。如這些年代的SLASH一群、從事電影文藝創作的工作者甚至是專門學者,面對社會房屋供應不足、學歷膨賬等問題,有時必須將自己的價值觀和現實情況放到天秤上。以香港為例,一個市場主導的消費型社會,人的價值也像貨品般扣上了相等的符號,每一個行為的價值也被量化。這樣做會掙到錢嗎?這個課目可以拿到專業證書嗎?這個地點有必到必影必分享的打卡位嗎?

絲莉也談到「快樂與痛苦」,就白熊而言,我認為快樂與痛苦并非相對。如人拋棄痛苦,得到的未必是快樂,很可能是快感,更有可能是怠散。而經過痛苦洗練後的快樂,亦未必叫快樂,很可能叫喜悅,更有可能是成就感。那些不為人知,默默磨練,承受世間冷言冷語,無情冷水的日子,仍然堅持,這個過程,或者就是「生命的意義」。幸福可能不在盡頭,在路上。改變可能不在未來,在現在。

能否找出這些絲莉提到的「值得承受的痛苦」,我想,就是人慢慢變得成熟的契機。因為不論時代變遷物事人非,那些必須咬著牙去承受的痛楚,將會化身成苦海中恆久照亮的燈塔,為自己指路。

 

延伸閱讀:

【John Lennon- Imagine】MV

Sapiens 作者 Yuval Noah Harari 個人頁面

 

ʕᴥ· ʔ 搵我地歡迎係下面留言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