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活下去,為了活下去書評,朴研美,In order to live
書香魅影

為了活下去 In order to live – 面對過去的勇氣

為了活下去 (In Order to Live) 是關於一個人的故事。每個人都可以是一個故事,為什麼朴研美的故事如斯獨特?

為了活下去的圖片搜尋結果

整個故事最引人入勝的地方,無疑是她作為「北韓人」的身份。對世界各地的讀者來說,北韓國土蒙上了一塊神秘的面紗。由脫北者的真實經歷看北韓意識形態如何影響國民,固之然可以滿足大眾的好奇心。這本書值得推介嗎?值得。書本有多好看?不好看 – 我的意思是,一本好看的書,總會令人有翻去下一頁的衝動;然而,朴研美的經歷太沉痛,每一次讀到她那些可怕的經歷時,總希望這本書能寫得薄一點。生離死別、失去尊嚴的日子當然可怕,最可怕的是,經歷者無法得知何時才是痛苦的盡頭。作為讀者的我,光是看著文字就覺得難以承受了,我不得不佩服朴研美及其他脫北者的那份堅強。

讀這本書,一定要讀到最後。當你明白為什麼朴研美要把這段經歷寫出來,就會發現她的經歷其實是「這麼遠 那麼近」。「遠」的角度很明顯 – 作為讀者的我們,理所當然地覺得北韓的社會面貌跟我們活在的世界相差太遠了。「近」是我們跟朴研美的共通點 – 如果你已是成年人,大概總有些不堪回首的過去。就像朴研美一樣,我們會嘗試逃避那段痛苦的過去,可能是傷害了別人,可能是做了些不見得光的事,可能是一些愚蠢的決定,而這些不堪回首的回憶能讓我們一生都活在陰影下

朴研美承認並向世界公開沉重的回憶,跟脫離北韓一樣需要勇氣。坦承並不容易,但不去理會傷口,傷口不會不治而癒。朴研美以「羞恥」形容在中國的那段過去,而作為旁觀者的我,卻覺得她沒需要覺得可恥。為了活下去 ,很多不道德的選擇都是出於無力對命運所出反抗。同樣地,痛苦的過去之所以難以啟齒,是因為我們的行為價值觀出現了偏差。偏差的出現可能是我們自身的過錯,亦可能是外在的環境令人身不由己。朴研美鼓氣勇氣記下那段痛苦的回憶,但似乎沒有在書中說明她怎樣看待自己的過去。我認為,坦承是有作用的,目的是了解自己當時為何會做出令人羞恥或後悔的決定,從而原諒自己,擺脫回憶帶來的不安。

朴研美面對的心理掙扎,不僅是個體會面對的問題,而是所有民族、國家都可能會遇到的課題。朴研美的祖國 – 北韓,就正好是個例子。金氏家族對國民洗腦,是基於統治者自身的不安。拒絕承認過去的種種錯誤,缺乏勇氣面對真相,1984 的預言在北韓都逐一成真了。朴研美在反省中得到成長,北韓在逃避中一直倒退。坦承令人自由,逃避令人泥足深陷,這是朴研美和北韓給我們的提醒。

 

Mrpolarbearicon白熊有話說:

朴研美的逃亡故事跨越四個國家,北韓、中國、蒙古及南韓,從鄉村出發、夜渡冬河、屈藏都市、穿越沙漠,再遇文明,你會發現以朴研美的視線一路走來,正如她的人生一樣,高山低谷,柳暗花明,殊不簡單。絲莉提到了這本書的重,想起了書中有一段母女在戈壁沙漠逐星的情節,夜星雖然引領著方向,但明明是眼見之光,卻又隔了千丈深空。在一片風聲鶴唳之中,難以明白是何種力量之強大,致使在那個關頭,依然驅使她繼續向前。

脫北後的朴研美,最終回到了南韓。在南韓的生活有比較理想嗎 ? 當然會,起碼肚子不再餓,午夜不再驚醒,但白熊覺得那時的朴研美,并不滿足於在南韓的生活,因為一個只求更好生活的想法,未必捱得過戈壁的試驗。所以到後來站在國際會議上警示世人的朴研美,她與我們并不一樣,她擁有我們沒有的力量。

她是個「活下來的人」,這就是最好的證明,證明她比我們都要強。而強者從來不需要弱者同情。相反強者需要做的,是在時機來臨之際,露出自己的己結疤的傷口,用事實去震懾這個一無所知的體系。

所以如果你能理解白熊對朴的想法,那些為她而流的眼淚,為她擔心的情緒,大可不必。

她不能不清楚,所謂自由,所謂人權,所謂命運,所謂家族,一切中的一切,

都是她自己掙取回來的。

 

相關影片:

知名脫北者—– 朴延美

其他文章:

《人類大歷史》書評 – 人類一直追求的是什麼?

ʕᴥ· ʔ 搵我地歡迎係下面留言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