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職工作區

2018/19 JRE 考試記 (上) – 考完第四次的JRE

JRE,JRE溫習,JRE心得,JRE筆記,JRE攻略,JRE考試,JRE面試JRE試,公務員..JRE筆記.JRE 準備.公務員試.JRE溫習.JRE試題

話說白熊剛考完 2018 / 2019 年的 JRE ,心血來潮想打一篇紀錄 – 其實就是寫一些在準備時的心情和體驗。寫BLOG文大概一年,發現自己的文字能與某些觀眾共鳴,可以算是最大得益。所以筆頭一轉,想寫一些在考JRE 時的觀察和感悟,也希望這篇文章能對準備要考JRE的伙伴們,多一點鼓勵。

序:第四次的JRE.

白熊總共報了四次 JRE,頭兩次是剛畢業後的兩年,第三次沒出席,在18年12月(寫文之時)就考了第四次。揮筆三句鐘,今次是手指最為酸痠的一次。在考場出來,門口的冷空氣湧進胸腔中,和之前考JRE試的感覺截然不同。

雖然時代有點久遠,在回憶中的第二次JRE,記得自己在禮堂中坐了三個小時,但中英兩題加起來只寫了不夠廿行的字。出試場時,比起疲勞,更多的是困惑,

有很多問題在腦海中糾纏:

  • 一) 大學三年過後,我的英文不進反退了嗎 ? 
  • 二) 我是政府在找的人嗎 ?
  • 三 )我有多大機會在將來通過這場主任筆試 ? 

這種與JRE 很疏遠的距離,令我有點傍徨。縱使知道 JRE題目每年變化不大:

英文:就一項建議列舉正反,立場自訂,再提出方案釋除反方疑慮。

中文:就一條國內法例與外國比較,立場自訂,再提出方案釋除反方疑慮。

在場卻總是寫不出什麼來。這種題型,就像是在學時期準備公開試寫過無數次的 Two-side Argumentative Essay ,心中還是頗有信心。 然而,整篇文的架構到最後也沒有在紙上成型。下筆寫了 POINT A,卻感覺「太大路」( Too General ),覺得不夠 Critical 。沒有時間去糾結,打算將重心放到建議,但建議又需要以前文作鋪設 ( Built on your own point)。起筆寫好三句,最後又要倒刪一句的狀態,致使前文不對後語,論點間又自相矛盾,兵敗如山倒,一塌糊塗。

踏出考場,知道今次又沒機會了,很快一年又過去,下一年的JRE又到。報名只用了數分鐘,沒有多想,但心底裡的疑惑曾經浮上面:「為什麼還要去報呢?」

欲罷不能的JRE. 

也許,我們可以想想為何報考的人數年年居高不下。在政府中工作遇到過不少合約制同事(NCSC),或多或少,都擁有對公務員的憧憬。撇除專業職系( Professional Grade )的同事, General Grade 的 WM/GA/PTA 想考CA/ACO,  EA 想考 EO/LO,或可能也會試試投考紀律部隊:I/IA/IO/HO/HI.. 大家都明白合約制,直白點,就是「用完可棄」。這點對以在政府工作來說的人很致命。在政府坐久了,就如《Shawshank Redemption》 裡面的 (Being Institutionalized) . 原句是:

These walls are funny. First you hate’em,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. Enough time passes,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. That’s Institutionalized – Ellis (Morgan Freeman).

很難抵抗那被同化的意識。”Hate’em” 有點言重,但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’em 是一句 True fact. 在以合約身份工作兩至三年,到第四年你想走,會怕坊間的薪水不及政府豐厚、又怕未能適應超時工作的節奏 ; 你不走,那把刀遲早會來。最糟的是屆時年紀漸增,不再是那個活力充沛的年青人。「鐵飯碗」的保證很誘人,想當然沒有人希望自己成為某年某月某日「被監獄特赦」,最後捱不住時代變遷,窮途末路的 Uncle Brook。 

我也曾以為自己是為了投身政府才去考 JRE。但我必須說,抱持住「我真的想成為政府公務員」這種想法去考試的人比想像中少。在芸芸考生中,因為以下原因去報考的人舉不勝舉,簡例如下:

因為 JRE 低入場門檻,以及不設事前篩選,很容易有點令人興奮,像香港俗話:「搏一搏,單車變摩托」。其中尤其是4,反正這場試大家都是在同一起跑線上出發,不需要苦讀 Technical  reference ,不需要某大學的 政政系才能參加。只靠臨場發揮就能去拚一次面試機會,何樂而不為呢 ?

然後 , 抱著這種心態的我, 缺席了第三次JRE。

臨場退縮的第三次

白熊在第三次的JRE,就是2017年的JRE考試前,提早請了一天假,希望能以最好的精神狀態進場。那個晚上,我拿著從電腦印出來的十大新聞,茫然的感覺很不期然的從四方襲來。有點像披甲上陣的士兵,心底的不安籠罩著我,想起了前兩次的試,想起了那接近空白的答題卷,我必須要問:

「今年的我和上年的我有什麼不同? 」

我和以前一樣,只是想拿到今年筆試經驗嗎 ? 

還是說,自己的寫作技巧突然有了不為所知的進步 ?

如果這場試確是一場無須準備的試:那從何來有信心能解答問題 ? 又如何解釋自己與別人的差異 ?

如果這場試是一場幸運與能力的角力:又何以解釋在職場上普遍 EO不低的英語水平 ? 然後延伸至:何以解釋有些英文更好的同輩也沒有考上 ?

拿著手中的新聞,那夜我給自己出了一道模擬題。用十分鐘的時間,用英文組織一個現行勞工政策的優劣,及兩個自己滿意的改善方法。

模擬的結果是:又體會到當時在考場上的感覺。我發現自己沒有對相關政策的基本認識, 所以沒有想出一個可以平衡各方而有同時應付劣點 ( Address to the problem without upsetting other stakeholders ) 的方法 ; 另一方面也不確定相關政策決定之標準 ,所以無從選擇一個切合政府立場的方案(*JRE不必要跟從政府立場,但可以借鏡); 最基本的是,腦中根本沒有一套合適的官方詞彙 ( Formal Usage )去形容一套政策,由實行到推廣,不熟悉政府署方計劃書應包含的字詞和結構。 Government can do more at some way..然後就沒有然後了. 午夜靈感沒有替我想到絕世方案 (也沒有計劃能天衣無縫),公開試的英語成績沒有令我想起 「居者有其屋」、「地產霸權」、「自負盈虧」的英文。一句到尾,我誤判了自己的能力,也低估 JRE 對考生的要求。

接受與行動

每個人的學習步伐是不同的,這點對於調整自己的心理很重要。白熊認識的兩位 EO 都是一次通過 JRE,真實年齡只差5 到 10年。於辦公室中閒聊數句,即使他們真的有準備過JRE:一)學習過程難以一兩句說清 二) 有些努力是忠於自己的,不想說出口 ,所以即使開口問過了,也很難得到什麼JRE 過關秘密。

以往的中英公開試成績跳過了要考CRE的水準,似乎令我忽視了自己對公文寫作很陌生的事實,當然也有很大部份是源自對施政的不理解。

以下意見總會在討論區或網上的JRE溫習群組中見到:

大概是:「唔駛溫啦,我啲朋友 / 我自己上年裸考都有得IN」 

但喺:

所以到最後我們回到基本題:你必須問自己,到底因為什麼而去考JRE ? 假如是抱著僥倖試試的心態去考,那會收到白熊一句「祝君好運」。同理,即使沒通過也不用傷心,又會有下一年。

我想清了自己的目的,這點令我在第四次考試時,才真正感覺到來考試的價值。 假如你想知道接下來應該為JRE 做什麼準備,可以關注本BLOG,未來將會更新一些白熊的個人看法。(續)

 

*下篇具體應該會在白熊收到今年的通知後才動筆吧😅。

2018/19 JRE 的考試成績以以往經驗會一月尾到二月頭派發,不通過也會以電郵通知。

假如今年仍是不通過,那就證明路還長,還要多加努力呢~😅😆


**三月更新:很幸運地在第四年收到面試邀請。所以也決定履行之前所言,會整理本人的溫習心得,但筆記方面白熊暫不打算免費公開,

而且白熊會徹底地拒絕伸手黨的要求,接下來的資料只會限量地給有興趣及有熱誠去進步的讀者。假如有收入,則可能歸入慈善及本網營收,但這也是後話了。

參考資料:

2018JRE@LIHKG

延伸閱讀:

JRE 2018/19/20 | AO、EO、TO、ALO、ATO、MSO 各職位收信、面試、派OFFER 時間總整理表

小記: 醫管局筆試 HA Written Test

基本法測試應試攻略心得

發表迴響